导语

住房、医疗、教育、就业、交通……这些是与每一个中国居民息息相关的词汇,而这些重要的领域又与户籍这一关键命题千丝万缕。以上是中国真正的大政治,是关系中国现代化转型的具体的关键环节。

 

近期,中国发改委下发了《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的通知,目的是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为何中国政府在此时推出这样的制度设计,与中美贸易战有关吗?又会对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怎样的正面和负面作用?对此多维新闻请到中国独立智库安邦(ANBOUND)咨询宏观研究中心的研究员魏宏旭为我们详细解答。

  • 多维

    2019年4月8日,发改委下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的通知。从具体内容的意义而言,有声音称,此次政策意味着中国封建时期就延续下来的严苛高门槛的落户制度将成为历史。但也有声音称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完全取消了户籍制度,除了中国居民的自由迁移方面的权利外,与户籍挂钩的个人权利有20多项,涉及就业、教育、社会保障、计划生育等各个方面,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损害。也有声音称户籍改革是“中国版平权运动”。对此,您有怎样的看法。

 
  • 魏宏旭

    这和封建社会限制人口流动的制度不完全一样。封建社会注重的是农业的发展,所以要限制人口流动,形成与土地相对应的固定的农业生产关系,从而保障农业的发展。新中国实现的人口制度也是在经济不发达的情况下,以城乡剪刀差来发展工业化相配套。这造成了城乡二元化的管理体制,那么在工业化进程和城镇化进程到了现在这个阶段,这个人口管理制度为现在城镇化发展形成了障碍,需要变革。

    在公民或者城乡居民的公共服务领域而言,“平权运动”的理解是正确的。中国的户籍制度本身,新中国实现的是实际上是“城乡二元化”的管理体制,从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各个方面,都人为的造成了城乡差别,这个身份特征就是户口制度。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在公共服务领域的差别很大,而且城市之间的差别也很大,公共服务和地区经济、财政实力、综合实力有很大关系,也是约束人口流动的原因。当然,这个“平权”也是需要逐步进行,和城市的财力、物力、公共服务的供应相关联,不会一下放开。在公共服务水平比较高的地区,还是有一些限制,需要逐步进行。

    另外,目前城镇化的情况是,人口的城市化和就业的城市化不匹配,很多农业人口就业在城市,但身份还是农民,很多第二代的农民工,从出生就在城市里,所以户籍问题的解决就是把已经在城市就业的这些人,解决身份的问题,也解决这些人的公共服务(就学、就医、养老)的问题,这对已经进城工作的这些农民工也是一个公平的问题。不能是让他们为城市做了贡献,却享受不到城市的服务。

 
  • 多维

    此政策一出,人们立刻注意到,中国股市的各大房地产公司的股票纷纷上涨。从政策对房地产行业的影响的角度,以及在“房子是用来住”的大背景下,能否简单谈谈未来中国房地产层面的变化。

 
  • 魏宏旭

    从目前的情况看,城市户籍的放宽确实对房地产行业有影响,但整个房地产行业的需求也是随着整个经济形势变化、城市经济发展变化而变化,不是户籍放开的城市房地产都会好,还是要靠对就业和人才的吸引程度,也就是城市产业的发展以及城镇化的程度而定。从政策层面看,房地产调控的政策还没有出现明显的转向,“因城施策”的调控方式也还没有变化,对房地产而言,一、二线和特大城市周边的辐射区域的三、四线城市的需求会增加,而更多的地方可能随着人口的迁移方向而变化(如东北地区)。就目前已经取消户口限制的一些三、四线城市而言,基本上对房价没有太大影响。

    当然,对于人口输入地的房地产会好一些。例如,苏州市最新出台了关于房地产市场的政策,有松动的意思。所以,房地产的变化也是和城镇化的趋势相一致,一些中心城市及周边需求会更旺盛,而一些小城市、县镇地区会随人口移出而衰减。但总的趋势,如果考虑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农村集体经营性土地入市,未来追求土地溢价的房地产行业盈利的模式恐怕会有改变,也就是说房地产市场更多的回归到其本来的功能,也就是回归“房住不炒”的政策定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