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嘉宾
田飞龙: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 田飞龙

 
导语
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纪念日上发表对台讲话,强调“和平统一”和“一国两制”做为解决台湾问题的具体方案。台湾总统蔡英文随即强势表态拒绝“九二共识”,也利用“一国两制”的议题打出新一轮的“两岸牌”,在这股风潮的席卷之下,台湾政治人物“被迫”纷纷对“一国两制”发表看法,但似乎普遍对于“一国两制”的理解有局限。

对此,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博士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与港澳模式有很大不同,蔡英文所谓的台湾民意坚决反对“一国两制”暴露其台独本质,而国民党的“无市场说”其实是台湾对于大陆能否兑现上世纪80年代提出的和平统一承诺心存疑虑。整体上,台湾只是在计算可能会失去什么,却没有认真想过肯定能得到什么。

他指出,在两岸和平统一的政治进程已经开始计时的背景下,未来大陆需要鼓励各类台湾团体来大陆政治协商,逐步释放“一国两制”具体方案的细节,在台湾社会营造一种聚焦于“一国两制”、政治协商的讨论氛围,消除“一国两制风险太高”的认识误区。
  • 多维

    台湾对“一国两制”的认知几乎都是以香港为参照,但其实大陆对于台湾 “一国两制”的设计和香港有很大区别。首先,台湾可以保留直接选举,但香港目前为止都没有放开这个口子。其次,邓小平当年表态台湾如果和平统一,解放军可以不进入台湾。“一国两制”在台湾和香港两地的具体实现是有很大的不同,然而台湾方面似乎并不理解。

 
  • 田飞龙

    “一国两制”的提出最初就是为了解决台湾问题。为什么《告台湾同胞书》会在中美建交的同一时间发表?因为在美国看来,大陆承诺两岸用和平方式统一是中美建交的条件之一,而大陆则视其为两岸迈向实质统一的重要一步。这个重要一步也反映到同时期邓小平的一些构想中,因为当时邓小平正面临港澳回归的实际问题。一国两制首先用于港澳问题的解决,通过《中英联合声明》、《中葡联合声明》以及两个《基本法》实现。

    所以,台湾今天以港澳,尤其是香港作为观察评价“一国两制”的重要样本,有一定道理。但是也应该注意到港澳问题与台湾问题的区别,就是你提到的,台湾自治权会更高,而且和平统一对台湾现状的改变幅度会更小。

    上世纪80年代初承诺的条件,保证普选和政治制度不变,还可以保留驻军。但是这些承诺在今天是否还有效?这个可能是台湾各界担心的主要问题。

    我最近两年参加了一些两岸研讨会,在与台湾学者的沟通中了解到,他们其实普遍有个担心,上世纪80年代初谈两岸统一条件的时候口子开那么大,几乎好像是换个旗帜就行了,甚至两岸可以协商,改国号都可以,几乎没有什么不能谈的。

    但是今天两岸的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大陆实力的增长会不会让当初提的这些条件发生变化?这一点台湾方面拿不准。所以,可能很多台湾人以香港模式看待“一国两制”,但当中也有很大一部分人经历了80年代,了解这段历史。他们其实疑虑的是邓小平时代的承诺,放到习近平时代在谈两岸统一时,台湾能否还要得到那么高的“价”?台湾心存疑虑,底气不足。

    所以台湾对于统一有一种抵制情绪,但这些抵制背后的动机并不相同。民进党的抵制基于台独理念,加之中美的全面对抗,有政治投机的成分。国民党不接受的原因是由于2020年岛内大选的政治压力,如果明确接受的话,国民党会在岛内舆论中处于不利地位。这并非说岛内民众一定拒绝统一,而是他们对具体的统一模式和框架心存疑虑,不确定台湾今时今日还能要到多少“价”,所以国民党也只能审慎表态。

    表面来看,“一国两制”在台湾缺乏民意支持。台湾对“一国两制”的认知根据年龄层、政党归属以及对“一国两制”历史与宪制原理的理解程度,在民众之间产生了很大差别。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于“一国两制”之下的和平统一,未来的制度安排当中台湾实际的政治地位,还有国际空间,岛内普遍认为无论怎么计算,都会有所降低。

    而且台湾有很多本土派,尤其是民进党对于国际空间的理解与大陆民众不一样。他们不只是从数量上理解国际空间,诸如邦交国有多少,其实大部分邦交国对台湾的政治、经济地位没有意义,只是个计数单位。他们对国际空间的理解是个不对称的空间,重视的是没有邦交关系的实质性外交关系,比如与美国和日本的关系。所以在大陆压缩台湾外交空间、减少其邦交国的过程中,蔡英文反复表态说重视实质的外交关系。

    显然,和平统一之后台湾和美、日之间的非正式“外交”就得终止。也就是说,无论大陆再怎么承诺,台湾的想象都停留在一些基本项目上,因为不可能再保持准独立政治实体的地位,所以他们会觉得整体上有降低,即便除了主权之外还保留大部分的治权。

    从这个意义来看,台湾算帐算得不够周全,仅仅计算台湾改变现在政治地位接受“一国两制”和平统一,它会失去什么,并没有算它会得到什么。台湾肯定会失去一些事实意义上的待遇和权能,但是接受统一的安排之后,台湾能够融入中国正在主导推动的新一轮全球化进程,并且在中国所取得的国际空间里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甚至超过香港。这一点他们没有计算进来。他们只算了减分项,没有平衡计算加分项。

    台湾有尖端技术的基础,对“中国制造2025”有很大帮助,所以不排除国家会将国际创新、科技的一些项目、一些重大投资项目向台湾倾斜,而这些机遇和机会是台湾在现有状态下不可能获得的。

    所以算帐要综合算,不能只算自己在某一项目上失去的,还要算长远的利益。如果把统一之后长远利益向台湾各阶层、各政党讲清楚了,我认为对“一国两制”的讨论可以更理性,不会出现因不熟悉而歇斯底里的反感和反对。如果能把统一之后台湾的长远利益明确摆出来,把统一对中华民族复兴的重要作用解释清楚,台湾民意会发生变化的。

 
  • 多维

    台湾还有一个与当年香港不同的状况是,香港当时是殖民地身份,中国需要跟宗主国英国来谈判。但是台湾内部没有这样一个所谓的外国精英群体。很多国家都曾在香港设立领事馆,但台湾没有。

 
  • 田飞龙

    “一国两制”的台湾模式和港澳模式有很大不同,台湾不再作为殖民地来处理。所以尽管美、日在台湾有各种各样的利益,美国在台湾甚至有实际的渗透并控制了一部分本土精英,但是在形式上,在法理上,台湾毕竟是一个中国框架下的有秩序存在的政府。

    所以这种情况下的谈判就是两岸的直接谈判,用习近平的话就是“中国的事,要中国人自己来办”。既然是自己来办,所有的妥协、所有的安排都是对中国人自己有利的妥协,也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在两岸一家亲和东方文化的伦理政治架构下,我认为“一国两制”的台湾模式或者说台湾方案会极其具有弹性。但有一个前提,台湾必须具有充分的政治诚意,达成的任何协议和制度安排要有利于国家整体的利益,要有利于民族复兴。在此前提之下,台湾可以基于其自身优势,或者顾虑,或者利益,争取到比香港更大的自治权。

 
  • 多维

    这也是习近平此次讲话里面体现出“硬的更硬,软的更软”的新趋势,即民族复兴是坚决不能更改的目标,在这个基础上,同时意味着可以给台湾释放更多的谈判空间。

 
  • 田飞龙

    是的。习近平主席这次讲话的一个突出特点是,不再泛泛的强调“九二共识”这样相对抽象的观念性认同,而是讲到了“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

    从政治共识到宪制方案表明,“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已经开始计时(Timing)。此次讲话无论台湾方面如何反弹,已经成功地在两岸之间设置了焦点性的议题和议程。后续反应包括新党主席郁慕明表示要率团来大陆进行政治协商,这对台湾社会所处的两岸关系的冷对抗和僵持状态是很大的刺激。其实,舆论的主导权已经到了大陆这边,台湾当局要严肃地思考,当大陆加紧推进和平统一进程的时候,台湾应该以什么样的话语理论和谈判策略应对,而不是一味排斥和回避?

    这样的话,一方面能起到对台湾内部统战和分化的效果,因为不同的阶层,不同的利益,不同的理念在统一走上宪制轨道的背景下肯定要有分化。

    另一方面,会促使2020台湾大选中选民政治理性的深度回归。台湾选民之前都觉得两岸可以长期维持现状,可以不着急,维持现状更好。但是现在这个事成为一个紧迫事情要解决了,选民就要考虑选一个什么样的领导人,这会对他们将来的福利产生重大影响。

    我觉得此前“九合一选举”的结果基本上是蔡英文执政成绩有多差的反映,她已经不可能在2020年连任,她在民进党内不会得到支持,国民党也会批评她,现在大陆这边已经否定她了——中国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说她是“两国论”,已经否定她了。所以台湾选民,台湾的政党政治不可能再让蔡英文有机会连任。

 
  • 多维

    不过从台湾方面舆论来看,特别是在社交媒体上,蔡英文做出比较强硬的回应之后,叫好的声音还是相当多。尤其是她说的台湾不接受“一国两制”,包括“九合一选举”的结果绝不代表台湾基层的民意要放弃主权,也不代表台湾主权退让,这句话得到台湾网民点赞的比例相当之高。

 
  • 田飞龙

    我觉得蔡英文其实是在做一个重大的选战策略选择,用这种毫无余地的把“未完成的答卷”直接撕掉的方式,向台湾人民做最后的一个政治突击,就像饮鸩止渴,短期之内会获得同仇敌忾的效果。台湾这两年多来在各方面受到大陆压制,并且各种社会矛盾加剧的背景下,决绝地“说不”似乎让人们突然找到了一个出气口,跟着领头的人一起喊,似乎一切问题都找到了原因。

    但是,说“不”的容易和快意,会随着之后理性的讨论渐渐被稀释。所以再过一段时间,民调与民意会回归理性常态。

    不过蔡英文在回应里面有一些比较坚硬的东西,是大陆要小心注意的。

    比如她回应中强调台湾的民主和主权,谈到中华民国政治存在的事实。这些应该都是中国大陆在既往两岸关系理论建构、宪制论述当中模糊处理的部分。当中国大陆将统一进程推动进入一个实际操作的阶段时,这些就不能再模糊处理了。这个时候怎么办?因为中国大陆虽然反对台独,但是台独毕竟在台湾没有成为现实,直接面对的还是一个叫“中华民国”的政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戴仑 元峰 尹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